首页 > >门窗 >正文 >

同一逻辑的投资风险测评我怎么测出三个风险等级

2018-11-08 15:57:11 来源:建材网

开门见山概括一下事件核心:同一天内,记者本人在银行柜台的风险评测属于成长型,在理财通属于稳健型,在陆金所则测得处于前两者居间——平衡型。

下周就是万众瞩目的《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将为投资者与产品进行严格的分级管理。如果把视野从证监会管辖的范围扩展一些,看看隔壁银行体系,28.4万亿元银行理财虽然早已实施风险五级分类,但问卷题设思路较为简单,选项也较为笼统。

所以这就留给管理者和被管理者一个问题——我们当然知道投资者适当性制度的最终意图是将合适的产品匹配给合适的投资人,但现行的评判标准(即风险测评)足够科学吗?一张问卷真的就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将投资人贴上保守、稳健、平衡、成长或进取这些标签吗?出现一个投资人三个风险承受等级的原因究竟在哪里?风险评测问卷或许需要再优化一下?

同一个投资人,三种风险承受等级

记者去网点买了一款银行理财,在电子屏幕上勾选完十道题再对着摄像头笑一下(当然不笑也可以),完事。出来的评测结果是,本人属于“成长型”(五级分类中,风险承受与偏好等级属于第四档,接近最高级),所以看中的挂靠黄金ETF的28天期非保本浮动收益型产品,可以买。

同一天,记者在理财通平台上欲购买某基金公司运作的追踪有色金属行业的指数分级基金,却被告知记者属于稳健型,而欲购买的产品属于高风险,超出了本人风险评测偏好。当然记者还是可以买,选择继续申购则视为愿意承担该产品风险。

还是同一天,记者在陆金所做的风险测评问卷,判断记者属于平衡型,看中的一款起投金额为5万的、中风险的定向委托类理财产品,可买。

本人没有弄虚作假也不存在人格分裂,但是同一天的同一个状态,却被不同的资产管理人定为不同类型的投资人。此外,记者的同事也遇到类似情况,在不同的机构处测得属于不同类型投资人。西宁市城中区母猪疯的医院于是这就引发了一个核心问题——构成风险测评问卷的问题都是些什么,为什么会使得答案如此大相径庭?

三套问卷都问了啥?

不妨仔细分析一下测评问卷。我们先提取记者购买的大行理财产品和理财通的风险测评来逐条分析,之所以选此两者,因为它们的题量均为十个,而且设题逻辑高度相似:

第1个问题都是问投资人年龄;

第2题:理财通问的是有无房产和房贷,银行理财问的是家庭年收入;

第3题:理财通问的是家庭年收入,银行理财问的是除储蓄外可用作金融投资的比例;

第4题:理财通问的是除储蓄外可用作金融投资的比例,银行理财问的是投资经验;

第5题:理财通问的是计划投资年限,银行理财是在前述问题上追问你有没有衍生产品等风险产品投资经验;

第6题:理财通问的是银行理财第4题就问过的投资经验,银行理财则列了一堆描述,问投资人哪个符合其投资态度;

第7题:理财通问的是接触过多少种投资工具,银行理财则设置了一到主观问题,问你愿意用有多少比例的机会赢取不同数额的现金(机会比例越高拿到的现金越少,反之则越多);

第8题:理财通问的是投资收益目标,银行理财问的是你希望的投资期限是多长;

第9题:理财通问的是短期内你对亏损的容忍范围;银行理财问的是你的投资目的;

第10题:理财通追问你对投资组合表现的态度是如何的(设置的描述还是亏损容忍);银行理财的逻辑相同,但换了种问法,问产品亏成怎么样的时候,你会焦虑。

所以总结一下套路,两套问卷的逻辑大概就是:你多大、你收入多少、你打算投资多少、你投资过吗、你希望投多久、你希望赚多少、你怕亏吗。

而陆金所的题设则最让人意外,不仅仅是因为它的问题比较多(有15道),而在于它展示出来的对投资人行为特征的侧面挖掘思路:

比如问收入,陆金所除了问你的家庭年收入数字区间,还会加问一道你的学历和就业状况,并让你勾选你的收入是固定的还是佣金为主。这就能够更全面地认识一个投资人的求职硬件、收入稳定性和现金流压力;

再比如计划投资期限,银行理财和理财通直接就是以年为单位,而陆金所设置7个档,细化到月。这或许能更科学判断投资者的投资风格究竟是炒短还是追长;

还比如陆金所设置了至少三道主观问题(让投资人描述自己的过往投资经验和家庭财产状况等属于客观问题),比如如何理解风险,以及问你在不够钱的情况下是否会借钱投资等。

最后就是陆金所问卷的答案比较细化,会列举更为多的选择,比如跟银行理财类似,陆金所也设置了一道“投A收益小但风险小,投B收益大但风险大,您会怎么支配”的题。银行理财的选项是“非此即彼”的逻辑,而陆金所是给出了“分散投资”的选项,比如投资者可以选同时投资于A和B,但大部分资金投资A。

记者本人选的就是这个选项,从个人切身感受来说,比较符合记者实际情况,而无需像其他问卷一样纠结“好像都不像我的做法”。

这些设题逻辑,真的很出乎记者意外。记者因此专门去采访了陆金所的副总经理兼首席风险执行官杨峻,他告诉记者,一份能较为准确反应投资人资产实力和主观风险偏好的风险测评问卷,应该由多维度的基本信息、资产信息、风险敏感度、投资经验、风险认知水平、投资规划组成;而更为重要的是,应减少客观描述的题量,加大主观认知问题的题量,并由“对某件事情的看法”这种方式,代替直接问投资人“是或否”。

“你问他是否厌恶风险昭通市癫痫病去医院看什么科,他肯定回答厌恶。但如果你换种方式,问他是选择去赚钱多的初创企业还是钱不够多的大国企,他肯定会表达自己的想法。而这些想法,能最大化接近他对风险的真正容忍度”,杨峻说。而一个不为人知的数据是,去年以来,通过上述风险测评,陆金所累计对117万投资者、219万笔交易进行风险超配提示和拦截,预警提示金额共达3653亿元。

记者还采访了几位银行业人士,他们直言市面上绝大多数风险测评都不能称得上足够科学——包括自家的。之所以网点还会去销售中高风险等级以上的金融产品,那是因为银行是国家信石龙区癫痫病治疗最好的医院用,刚兑暂时还不可能打破。这就是一个死结——如果连风险测评都做不好,就谈不上将合适的产品推荐给合适的投资人,那么刚性兑付就更加打不破了。

这是个略有点让人沮丧的认知。

问卷VS 大数据,谁在夸大客户资产实力

“好像都不是我的做法”这样的感知,或许恰恰是不同风险测评问卷出来的结果南辕北辙的原因。因为代销机构给出的答案本来就过于宽泛,或者说过于注重投资人的资产实力、而不是风险认知和意愿,就让投资人本人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选,也没办法侧面引导出投资人内心真实所想。

一个有钱人,未必就是风险偏好者,他极有可能厌恶风险——这应该是一个多么基本的认知。可是用市面上绝大多数问卷的题,能真正得到正确结论吗?

记者把私募(对个人/机构)、银行理财、理财通和陆金所的问卷逻辑,浓缩成这个表格:

关于这些风险测评究竟有多大程度符合事实,记者采访了多家银行和第三方基金销售平台,很遗憾至今为止市面上未有任意一个判断指标。

就像前两天曝出的某行代销的R5级产品风险事件,投资人的风险测评在一小时之内一次为A5(最高级),一次为A4(次高级);而据记者所知,不乏该款产品的A5投资人同样焦灼异常。

这些都是鲜活的例子。

记者目前唯一可以获得的一个侧面数据,来自于陆金所对其问卷M5级客户的大数据监测实力验证。“M”代表陆金所投资人的客观实力,包括自身的资产实力和在陆金所的历史最大AUM(资产管理规模),从M1-M5实力由弱增强。

在不泄露陆金所商业机密的情况下,记者可将监测结果告知如下:问卷评估达到M5的优质客户,实际在陆金所后台的大数据模型(包括陆金所平台各行为因子和外部机构金融交易行为因子)的监测里,只有17.8%的占比符合M5级;投资人癫痫病的急救方法有哪些呢分别有14.8%分布在M4级、33.3%分布在M3级、28.1%分布在M2级、5.9%属于M1级。

当然这只是一家有据可得的机构的一套验证,不是一棍子打死目前所有的风险测评问卷,但它确实提出了一个令人值得深思的问题——我们的风险测评问卷,应该更加优化了。

相关阅读
精选文章
热门文章
猜你喜欢
友情链接: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癫痫病可以治好吗   北京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排名   癫痫病专科医院   甘肃癫痫医院   癫痫中医疗法   黑龙江癫痫医院哪家好   抗癫痫病药物有哪些   昆明癫痫医院   长春癫痫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哪些方法治疗癫痫病好   癫痫病能治愈吗   湖南癫痫病医院